2021年3月號院訊 (全部內容)

院長的話

風雨飄搖 任重道遠──寫於五十五週年院慶

  神學院經過了五十五年,年年充滿主恩,同時也是年年難過年年過。

  過去一年多,是風雨飄搖的日子,疫情對香港教會帶來巨大的打擊,大部分正常活動近乎停止,教會應有的主要功能:崇拜、佈道、培訓、事奉和相交也無法發揮。疫情也影響到經濟,許多人失業,甚至三餐不繼,教會及信徒也絕不可能幸免於難,不少教會奉獻減少,不少基督教機構亦面臨財務危機;加上香港的政情,令不少信徒移民他鄉,雖說1997年前後也有大量港人移民,畢竟當日大家都懷著觀望的態度,不少人後來回流返港。但今次的移民潮,按筆者的觀察,大多是一去不返。在平安穩定的日子,教會都不能說得上興旺,何況在這樣艱難的歲月中,教會和信徒是否能讓苦難的日子成
為復興的時候?

  我形容今天是「風雨飄搖」的日子,「風雨飄搖」一詞出自《詩經.豳風.鴟鴞》:「予室翹翹,風雨所飄搖。」本來是指樹上的鳥窩在風雨中飄蕩。後來用來描述時局的動蕩。今天教會和許多港人的感覺,正是在動盪不安的時代,不知何去何從。

我的感恩

  在這樣的日子,神學院仍能堅守神給我們的使命,就是培育神的工人,牧養主的教會。我們有五十五年的經驗,用世俗的比喻,如果有一間店舖做餅五十五年,自然對這店舖的餅有期望。我所關注的是我們的神學教育,是否能培育同學應對今天複雜的世界,讓他們在歷史的急流中站穩。五十五年來我們的培育工作,是否有合乎年資而應有的成熟和長進,還是五十多年來都在原地踏步?五十多年來神學院有不少的改進,而又沒有離開起初的異象和使命。我必須承認神學院在今天的社會氛圍中,的確絕不容易,感恩的是,我們在這樣的日子中,不單沒有減少我們的事工,這幾年更開展了不少新事工,所能服侍的對象比前有所增多,例如在今年2月開始了新的聖經研究文學碩士課程。

  經濟上,去年我們經歷神的厚恩,我們所得到的奉獻竟然在這樣不容易的年月中,比前一個財政年度有明顯的增長,使神學院可平安渡過這人人叫苦的日子,雖不至於沒有困難,但神這樣的供應,已經是一個神蹟。更令人鼓舞的是背後的眾教會、校友和教會肢體的記念和關心。往後的日子,我們還是學習單單等候神,神是我們的牧者,我們必不至缺乏。

我的祈望

  在這樣的一個風雨飄搖的時代裡,我們可以為神做甚麼?我對神學院、眾教會、同工和主內肢體的祈望,是我們不要失去方向——在平安的日子,我們有神要我們完成的使命;在不平安的日子,我們所要為主作的工,本質上並無分別,唯獨要按照處境作出相對的調整。可是,今天香港所面對的挑戰,使許多人方寸大亂,可能許多人都正處於一個趕緊逃命的境況,忘記了我們從神所領受的使命,正如以利亞因耶洗別的追殺,如喪家之犬逃到曠野,渾然忘記神在迦密山上曾大大使用他戰勝敬拜外邦神的先知。先知逃亡時自怨自艾,向神控告人生的不幸,但神藉天使提醒他「當跑的路尚遠」,這句話的希伯來文也可翻譯作“the road is too long to you”。事實上先知所面對的問題是他力不能勝的,但我們能走完人生道路,所倚仗的力量乃在於神。

  我們面對這個時代,的確是任重道遠,即是責任重而路途遙遠,「任重道遠」這句話出自《論語.泰伯》曾子曰:「士不可以不弘毅,任重而道遠。仁以為己任,不亦重乎?死而後已,不亦遠乎?」這樣的一種生活的精神,正是今天的傳道者在這個時代不可缺少的。

  保羅在哥林多前書9章24節勸勉我們:「豈不知在場上賽跑的都跑,但得獎賞的只有一人?你們也當這樣跑,好叫你們得著獎賞。」「你們也當這樣跑」NIV譯作“ Run in such a way as to get the prize”,意思是要有想得獎的心態去為主跑。我們人生在世,不得不跑,但是我們的努力是否能得主的賞賜?以致我們是否渴望得到主的稱讚?這樣的心態影響到我們今天生活方式。

  神讓我們處於此時此地,神一定有祂要我們要作的工、要得的賞賜。